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汽车资讯

母亲为他回家惊喜,他却向母亲挥起菜刀……“就是想杀了他们”_

发布日期:2020-07-24 14:16   来源:未知   阅读:

躺在病床上的涂某心有余悸,但提到儿子,她依然哭着为他求情:“法官,我作为母亲也存在着对儿子的日常管教缺少关爱,儿子这样过激的行为,我有责任,希望政府能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能对他从宽处理!”

7月15日,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站在被告席上的是受害人涂某的儿子吴某。最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二年。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官方公众号通报了案件详情。

儿子这次回家有“情况”

2020年2月19日中午,春节并没有回衢过年的吴某回到父母家中,许久未见儿子的夫妻俩,意外看到儿子突然回来很是惊喜,特别是涂某。

面对父母的热情,吴某并没有显得很开心,此时的他心情阴郁,因为此次回来他是有目的的,他要完成酝酿多年的一个想法。

而此时,吴某父亲和朋友正在家中吃饭。吴某回家后直接往厨房里走,到厨房接了点水洗了下脸,直接对母亲说,叫父亲的这个朋友走。母亲便以为儿子有话要和自己说,支走尚未吃完饭的丈夫朋友。而此刻丈夫也因儿子突然回家感到开心走到屋外与女婿打电话聊起家常。

正沉浸在儿子回家惊喜中的涂某并没有察觉到儿子异样,因为儿子本来平时话就不多,和他们交流也少,她只是觉得儿子今天脸色有点不好,考虑到旅途劳顿,她便问;“你要不要睡觉?我帮你把床铺好。”此时,吴父已去了楼下。

一直在寻找下手机会的吴某觉得时机来了,按照他原先的想法,是想两个人一起杀,而此时他改变了计划,准备先杀了母亲,再杀父亲。他在客厅念到:“你从小都不喜欢我!”没多久便从厨房里拿了菜刀,砍向了卧室里正满怀关爱为他铺床的母亲。

“就是想杀了他们”

“他们两个感情不好,经常吵架,还经常在我耳边说对方坏话。小时候我爸还经常打我,这些都对我造成心理阴影,导致我性格孤僻,没什么朋友。”

初中毕业后,父母逼着吴某读了中专,但吴某读了一年就不想读了,姐夫帮其介绍到一个厂里工作。一赚到钱,吴某就出去玩游戏,等工资花完了,又开始来上班。他觉得他的不如意和父母有很大的关系,渐渐地就越来越恨自己的父母。

“我想表达我的观点,他们都反对。总是说为你好为你好,但他们对我做的事情,让我很不开心,他们一点都不懂我。”说起从小到大的心路历程,吴某对父母充满了不满。

▲吴某手部痕迹

在涂某“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快叫救护车”的哀求中,吴某终是没对母亲痛下杀手,他放下了击砍的菜刀,拨打了120,同时也拨打了110投案自首。

“反正从小到大的经历让我觉得他们很恶心、很恨,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杀他们,反正就是想杀死他们,这个想法其实小时候就有了。”

在吴某的记忆里,小时候父母给其零花钱很是吝啬,就像过年的压岁钱都会被母亲收走,同时母亲基本都是给其购买他认为的不够体面的100元以下的廉价衣服、鞋子。加上步入社会,工作生活不是很顺利,在吴某心中,父母的影响成为一种怨恨的代名词。期间,吴某还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据吴某母亲回忆,2016年正月的一个夜里,儿子已有反常情况表现,那个晚上在农村老家,吴某竟然无缘无故把自己房间的家具都推倒在地上,并将自己的奖状及毕业证书统统烧掉。

判决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吴某因长期怨恨父母,意图杀害父母,具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故意,客观上持刀砍杀母亲并致母亲重伤,其行为触犯刑法,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公诉机关指控成立,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吴某在实施犯罪时,系重度抑郁发作,心境恶劣,具有复发性抑郁障碍,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系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之人,依法可减轻处罚;其在实施犯罪行为过程中,自动放弃杀人行为,并拨打急救电话,使母亲得以及时抢救和治疗,系犯罪中止,应当减轻处罚;其中止犯罪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减轻处罚;其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可以从宽处理;案发后其母亲对其表示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法院据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二年。

潇湘晨报综合报道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